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史上最强狗熊系统_ 第340章 变化(1/5)-

时间:2021-07-02 13:0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七乐小说史上最强狗熊系统 第340章 变化(1/5)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第340章变化(1/5)

    逍遥子不再,这是叶青山没有想到的,也是叶青山无法接受的。

    他不相信,逍遥子会因为打不过自己,所以才逃走的,因为那不可能,叶青山可没说要杀逍遥子,所以只有两种可能。

    一个是逍遥子早就死了,所以自己才扑了个空,但这不可能,如果逍遥子死了,苏星河不会阻拦自己,这说明三天内,逍遥子还在这里出现过。

    第二种可能,那就是逍遥子畏惧自己,所以才不敢应战,可为什么逍遥子会怕自己?只是一场简单的挑战,又不是生死之战,之前叶青山挑战的扫地僧可比逍遥子爽快多了。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对方认识自己,而且很清楚一旦双方交手了,自己百分百会下死手,然而自己此前可从来没见过逍遥子,眼前应该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那么逍遥子是什么时候见过自己的?

    昭通,黑衣人,几乎一瞬间,叶青山将黑衣人的身份和逍遥子联想在一起,同样都是大宗师,而且都是道教大宗师,叶青山相信,逍遥子如果想要弄出一个阴阳鱼,绝对不是什么十分困难的事情。

    可为什么对方一定会躲起来?难道逍遥子知道一旦交手就一定会暴露?这不可能,叶青山不认为逍遥子有那个能力知道自己金手指的秘密,哪怕是黑色栀子花也不可能。

    要知道就算是那个实力可怕,充满了神秘的大姐,也不曾看出自己拥有金手指,更不要说知道自己金手指的秘密。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在昭通交手的那一次,逍遥子受的伤比自己想象的更加的严重,严重到一旦交手,百分百会被自己发现的地步。

    所以对方才会选择离开,毕竟相比较逍遥集团的这个势力,显然还是自己的这条命对于逍遥子来说更重要。

    阴沉着一张脸,暴虐的杀意在叶青山体表荡漾,滔天的凶焰向四周扩散开来。

    那是属于万兽之王的愤怒,属于真正丛林霸主才有的暴虐,别说周围这些大多数一生都不曾经历过杀戮的科研人员和管理高层,就算是尸山血海中走出的不死老兵,在这股气息面前也要变色。

    叶青山发现自己错了,他以为自己不会动怒,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冷静,他以为就算是自己发现了逍遥子的真正身份就是那个一直和自己死磕,并且杀死洪振南的黑衣人,叶青山也会忍住心中的愤怒。

    但真正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叶青山发现自己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冷静。

    洪振南,那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虽然和对方只接触了几天,但不得不承认,那个苍老的胖子,给了自己太多的帮助。

    那是自己心中的一道迈不过的坎,叶青山从来不认为自己欠了谁,哪怕自己真的欠了对方,叶青山也一定会想尽办法去报答,但洪振南是个例外,叶青山唯一能为对方做的只有一座荒冢。

    愤怒是一团火,这团火看似无影无形,但实际上比世上最可怕的火焰都更加的危险。

    叶青山很愤怒,心中升腾的火焰,席卷了整个苍山,或许从今天开始,大理的四绝要少一个了。

    庞大的身躯躺在废墟中,不稳定的可怕的气息在叶青山身上升腾,没人敢靠近,哪怕废墟之下,可能还存在着未曾及时逃脱的人。

    没人愿意承受一名大宗师的可怕怒火,这就是这个畸形时代的悲哀,大家的心在这个时代,已经被压制的无比冷漠。

    叶青山恨自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犹豫和顾虑,自己完全可以直接杀上苍山,完全可以赶在逍遥子离开之前,将对方击杀。

    可现在说这一切已经太晚了,自己只能如一个懦夫一样,对着遗留在这里的残垣断壁发泄心中的不满。

    但相比较恨自己的优柔寡断,叶青山更加恨自己的实力不够强大。

    如果自己拥有整个世界都无法阻挡的力量,那这一切还会发生吗?

    自己被黑色栀子花屡次暗杀算计,真的是因为黑色栀子花太过强大吗?不,只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还不够强大。

    自己为什么不再舒适安逸的熊岭待着?而跑到这个更加辽阔也更加危险的世界?因为自己的力量不够强大,因为如果自己停止了前进的脚步,等待自己的将会是灭亡。

    今天是丁春秋,明天呢?后天呢?命运无常,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灾难,唯有力量才是永恒。

    为什么洪振南会死?为什么当初在大雪山,白衣人要杀自己?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够强大。

    弱小,才是真正的原罪!

    苍山之巅,没人知道叶青山在这一晚经历了什么样的心灵变化,也没人知道这一晚,对叶青山未来的影响有多大。

    夕阳西下,黑暗笼罩了大地,同时也将叶青山庞大的身躯笼罩在黑暗中。

    第二天清晨,所有人都不敢来的苍山,终于来了一个陌生人。

    手里提着两壶酒,踩着残垣断壁,段誉大步向叶青山走来。

    凝视着段誉,愈发漆黑的兽瞳中带着冷漠:“你来了,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段誉轻笑了一声,嘴角带着一抹虚伪:“酒,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感觉你需要他。”

    叶青山没有接过对方手里的酒,比往日更加漆黑的兽瞳中,带着一抹让段誉感觉陌生的神色:“抱歉,我只会在庆祝的时候才会喝酒,显然这一次不算庆祝。”

    段誉看了看叶青山,神色一怔,最终无奈的耸耸肩,脸上不易察觉的闪过一抹无奈和苦涩,抓起一坛酒,大口的咽下:“那行,青山兄,你不喝我喝。”

    一坛酒,估摸着有三十斤左右,虽然有大半被洒在了地上,但当酒坛落下的那一刻,段誉的脸上仍然还是浮现出一抹醉态:“青山兄,你不知道,逍……”

    段誉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被叶青山无情的打断了,虽然段誉没说完,但叶青山从对方苦涩的表情中隐约猜到了什么,叶青山不想当一个倾诉者,至少不想当段誉的倾诉者,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没有达到那种程度。

    所以叶青山相当冷漠的告诉对方:“我要走了。”

    醉眼朦胧的段誉看着叶青山,脸上带着玩味和一抹叶青山看不懂的自嘲:“走?去哪里?”

    看着醉态的段誉,叶青山漆黑的兽瞳中带着冷漠:“离开大理,这里很不错,但显然没有让我足够兴奋的对手,所以我要去其他地方。”

    深吸了一口气,满身酒气的段誉,神色复杂的看着叶青山:“青山兄,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迟疑了一下,叶青山点点头:“可以。”

    醉眼朦胧的双眼隐晦的闪过一抹光:“青山兄,你来大理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轻笑着摇摇头,漆黑的兽瞳中带着一抹遗憾:“如果我说,我来只是想要和逍遥子打一架,你信不信。”

    段誉愣住了,打量着眼前的叶青山,眉头紧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最终眼里闪过一抹认真:“以前不信,但现在信了。”

    看着段誉眼里的那一抹认真,叶青山深吸了一口气,眺望着远方:“好了,我要走了。只是不知道闹的这么大,飞艇还愿不愿意接我?”

    看着叶青山潇洒离开的背影,坐在废墟上的段誉,醉眼朦胧的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精光。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