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众神聊斋_ 第229章 初见宏量-

时间:2021-07-02 12:5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江南沐雨小说众神聊斋 第229章 初见宏量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似乎是因为灵魂的寿命恢复,小文也真的困得睡着了。几人来到天台,商量对策。

    刘帅很快拿到了任老师的联系方式,一番商量,小红和乐乐留下来,负责保护启立还有小文的安全,周源,刘帅和浩宁三人赶往平京,找任老师问个清楚。

    本来浩宁觉得只需要自己和刘帅去就行,但是周源担心平京那边有什么危险,理由是龙飞在那边都遇到了问题,只有刘帅和浩宁两个人去自己不放心,自己好歹也是个神,最不济还可以用虚假实境帮助两人,于是也执意要去。至于小红,还是守在S阵更安全一些,毕竟乐乐为新神,很多事情可能处理不了,小红在此多少有些照应。

    浩宁见周源如此坚持,心中也是感动,他知道周源父母在家,此次去平京时间不定,周源必然放心不下,即便如此周源还愿意前往,已是极大牺牲,于是也不再推辞周源好意,众人前行。

    圈神圈遁就是快,不多久三人就来到清北校园,三个人一边找任老师所在教研室的大楼,一边讨论问题。

    “刘帅,”浩宁看着大学校园里草长莺飞,鸟语花香,却没有任何心情怀念自己的大学生活,”依你看,这极乐净土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破坏力?”

    “不知道,”刘帅摇头道,“但是小红刚才告诉我,应该与易平指有关。”

    “为什么?”周源连忙闭上眼睛感受一番,发现感受不到易平指体内的神念飞虫才放下心来,“小红为什么有此猜测?”

    “你们忘了?”刘帅提醒道,“乐乐中了易平指那根神秘的针之后,灵魂也迅速衰老了?”

    “原来如此!”浩宁此时想到了,如果不是因为乐乐中针,灵魂衰老,也不会用致富宝神的香火来救乐乐,如果不是这样救乐乐,成为小红口中的“宝神”,也无法通过互联网金钱香火这种办法救小文,一饮一啄,实在难以判断因果。

    “小红也只是猜测,”刘帅补充道,“但毕竟因为两者的结果太像,不得不有此怀疑,他也是提醒我们小心,易平指这些人,不是像之前那些人那么好对付了。”

    “你们,是刘帅先生等人吗?”三人刚来到一个大楼的楼下,就有一个年轻的学生拿着手机问道,“任老师让我在这里等你们。”

    “恩?”刘帅看了看这个男同学,“你怎么知道?”

    “任老师给了我照片,”男朋友一乐,嘴角一个青春痘灿烂绽放,摇了摇手机,“任老师怕她的教研室不好找,你们浪费时间,所以让我在这里等你们。况且,你的照片也很好认……”

    刘帅一看这照片,心中又是一阵难过,这是他和小文一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拍的合照,小文当时没说什么,现在看来,肯定是小文把这照片发给任老师的,而一个女孩子能把这样的合照照片发给自己的长辈,这对自己的情谊,还不明显么?

    “如果小文好了,”刘帅断然说道,“我就向她求婚。”

    “你……”浩宁和周源哪里知道这个四川男人看到一个照片能想这么多事情,但是既然刘帅说出来了,也就不说什么。

    “刘帅啊,真没想到,”任老师见到三人出现,放下手中的文献,笑着示意几人坐下,“你陈老师刚刚给我说完,你们就出现了。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风风火火,比我们那时候强多啦。”

    “这个……”刘帅挠挠头,虽然心急,但是也不能直接说,“我们恰好在附近,所以就来看看您。”

    “好,好,好,”任老师笑着连说了三个好,明显是看自己孙女婿的眼神,这表情就差说“真孝顺”了,任老师朝刘帅背后看看,奇怪道,“小文呢?你们不在一起吗?怎么不是你们两个来看我,而是还多了另外两个——人?”

    “废话!”浩宁和周源苦笑,这老太太现在眼里除了孙女婿就没别人了?什么叫还多了两个人,难不成要多两个鬼?

    “小文……”刘帅提到小文眼神一暗,浩宁心想要遭,万一刘帅说错话,老太太心一急过去了可不好了,连忙接过话茬,“小文最近医院事情很多,有些事情需要刘帅和我们帮她在平京办,这不,我们恰好有些事情有些疑惑,就来拜访您了吗?”

    说着把“拜访”两个字说的很重,表示确实有事要问。

    “哦?”任老师一听来了兴趣,她对浩宁印象颇深,毕竟之前浩宁在她面前那一番对量子理论的阐述还是有些意思的,任老师慈祥的笑笑,问道,“小鬼头,还拜访我老太太,你倒说说,你们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这个老太太帮忙?”

    “这个,宇飞前段时间忙,”浩宁正在组织语言,也不能说龙飞出事了啊,一边想一边说道,“临行之前拖我们问你件事情,”说着浩宁装作从兜里掏出来一枚戒指,也就是斩魂飞刃,放到桌上,“他说让我们找您一起研究研究这个,而且他让我们告诉您,宇飞怀疑这与宏量有关,任老师,这个宏量是谁啊?”

    “宏量?”任老师愣了愣,推了推眼镜自己看了看这个戒指,“我不认识哪个叫宏量的人啊,”说着拿起电话,“王炬然哪,能不能麻烦你过来一下?”

    “任老师,来了,”刚才那个男学生跑了进来,“任老师你找我?”

    “你知道咱们系里这么多人的名字,”任老师问道,“你去查一查,每一届学生里,有没有一个叫宏量的人?”

    “好的,”炬然点点头,“哪个宏,哪个量呢?”

    任老师指了指浩宁,炬然看向浩宁,浩宁愣住了,对啊,龙飞之前只是告诉自己这与宏量有关,但是也没写出来了,挠挠头尴尬的说道,“这个对不起,我也是听说的,也不知道哪两个字……”

    “这样啊,”男同学想了想说道,“没关系,我有办法,我编个程序扩大一下搜索范围就成。很快的!”说完就离开了。

    “编个程序?”浩宁看了看刘帅,难道这里的学生都和龙飞一样,一个个都是编程高手?

    “浩宁啊,”任老师看着桌上的戒指,“这个戒指很重要吗?为什么你们非要找到这个宏量呢?”

    浩宁挠挠头,欲言又止。任老师看浩宁这样,老太太脾气上来了,皱皱眉头说道,“你们找我来问这样的事情,就算我这里真的有宏量这个学生,我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也不能让他直接见你啊。”

    老太太的话也是合情合理,虽然是认识,但是浩宁是什么人,人品如何,老太太自然不知道,如果真有这个学生,老太太也不能让这个学生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万一出了事情怎么办?学校可是要负责任的。

    “任老师,”浩宁连忙说道,“我不是坏人。”说完这句话简直就像此地无银三百两一样,任老师的面色更怪了。

    妈蛋,都到这时候了,你怀疑我可怪不得我了!浩宁心一横:“周源,刘帅,你们护住任老师,别让她吓出什么问题来。”

    “恩?”任老师一脸惊奇,“你要干什么?”

    刘帅知道浩宁这话的意思就是要露绝活儿了,连忙上前安慰任老师,“任老师,浩宁会给你展示一些东西,你就明白为什么我们要找到宏量这个学生了,而且我们一定没有恶意,但是这些事情可能超出您的理解范围,所以您不要害怕。”

    “嗨,你们这些小鬼头,”任老师摇摇头笑道,“我都研究量子力学这么久了,多少奇怪的实验现象和理论没见过,还想吓唬我老太太。”

    “您看清楚了。”浩宁把戒指带到手上,心念一动,极阳的斩魂飞刃飞出,两把小刀对着一个木头椅子飞去,由于为了让老太太看清楚,浩宁也让这两个小刀显形,这小刀围绕着这木头椅子飞舞了一阵,这木头椅子顿时变成了一堆粉末,同时还冒出一股臭味。

    “怎么这么臭?”刘帅和周源连忙捂着鼻子开窗户,老太太皱皱眉,没有说话,看着地上的粉末发呆。浩宁知道第一次见到这些事情的人都有些接受不了,索性也不解释,让老太太自己先想一会儿。

    “任老师,我找到了,但是——我去,怎么这么臭?”炬然敲门进来,拿着一些资料刚要说话连忙捂着鼻子,“这是怎么回事?谁的氨水瓶子倒了?”

    “炬然你说什么?”任老师仿佛抓到了什么一样,紧皱的眉头有些舒展,立刻问道,“你刚说什么?”

    “我说我找到了,”炬然被任老师的目光吓着了,平时任老师和蔼可亲,谁知这时候却有些凌厉,“找到了,只不过跟宏量相关的,不是一个人,而是这些资料。”

    “不是,我是问你,”任老师示意炬然把资料放在桌上,有些激动的敲敲桌子,“你刚刚说什么瓶子倒了?”

    “氨水啊!”炬然奇怪的说道,“这不就是氨水的味道吗?哎呀先别说,氨气对人体有害,我先把窗户打开,咱们先离开这里吧,散散气。”

    任老师某头紧锁,带着众人离开教研室之后忽然想起了什么,指着地上的白色粉末对炬然说,“你拿着这些粉末去化验一下,看看都有什么元素,是什么物质。”

    “好的。”炬然捂着鼻子拿纸包了一些地上的粉末,匆匆离开了。

    几人来到任老师的办公室,很明显这是任老师的私人办公室,书籍等非常齐全。任老师看了一眼炬然刚刚带来的资料眉毛一动,没有说话,而是把资料反扣,一言不发的看着地板。

    浩宁见任老师竟然把资料反扣,心知有异,老太太这是不想让自己这些人看到呢,虽然不知为何,但是多少还是有些欣慰,这意味着任老师心中多少有些数了。

    “任老师?”刘帅率先忍不住,试探地问道。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任老师声音很平静,但是浩宁能看出来似乎任老师有些激动,似乎是在压抑着,“科学的假设需要验证,稍等片刻我才能告诉你们。”

    “科学的假设需要验证?”浩宁看了看周源,很显然周源也不懂任老师为什么莫名其妙会有这一句话。这个戒指是什么样子,不都清楚了吗?还要验证什么。

    “任老师,”炬然同学又飞快的出现在门口,浩宁感叹怪不得任老师什么事情都让他来办,这小伙子执行力真的是一流啊,“我们化验的差不多了,初步鉴定——”

    说到这里炬然挠挠头,似乎欲言又止,任老师笑笑,“说吧,你们化验出了什么就说什么,不用担心说错。”

    “倒不是说错,”炬然不好意思的说道,“平时您让我们化验的东西,都起码有一些特殊性,或者一些惊喜,但是这个东西,我们现在的结论就是普通的二氧化硅,没有什么特别的啊……”

    “你,你确定是二氧化硅?”任老师激动的叫了起来,连忙从手边翻出一本书,找了半天翻出一张图,刘帅一看自己认识,这图不是别的,就是一张学生时代让自己崩溃的元素周期表,任老师指着其中的硅这个元素问道,“你说的二氧化硅,就是这个硅?”

    “是啊!”炬然不知道任老师为什么看到这个会如此激动,想了想还是大胆的回答道,“就是这个硅的二氧化硅,我找几个同学同时检测了,都是这样。”

    “好,好,”任老师似乎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浩宁很担心老太太一下子晕过去,连忙说道,“任老师,我看您现在身体是不是有些不适,要不您先休息,明天我们再来拜访?”

    “不用,不用,”任老师连忙摆摆手,继而问浩宁道,“你能不能把你的戒指也让我们这个同学去检测一下,看是什么元素?”

    “这个……”浩宁想想也好,这不就是龙飞干过的事情吗,于是把戒指给任老师。他倒也不担心,他现在与斩魂飞刃天人合一,想要拿回的时候,心念一动,立刻收回。

    任老师把戒指拿到手里,谨慎的交给炬然,“你去想办法验一下这个戒指的主要成分,记住,这次你一个人验,不要声张。”

    炬然虽然很奇怪,但还是答应了,匆匆跑了出去。

    “任老师,”刘帅看任老太太神神叨叨的行为,奇怪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个宏量同学是谁呢?”

    “如果我没有猜错,”任老师缓缓说道,“宇飞说的宏量,不是一个人,而是这个——宏量子。”

    说完任老师翻开那本资料,上面的题目是:《宏量子的可能性与性质推测》作者一栏赫然写着两个名字:李宇飞,陈步生!

    “宏量子?”浩宁疑惑道,“那是什么东西?”

    “微观量子你们还记得吗?”任老师知道这几个人没有看这些资料的耐心,于是慢慢解释道,“上次在医院的时候,还是浩宁你给大家解释的。”

    “知道知道,”浩宁不好意思的笑笑,“量子力学,以及微观粒子的一些特性,薛定谔的猫,测不准原理等等。”

    “没错,但是这些都是微观世界,比如光子,电子等这些基本粒子尺度下的量子形态,”任老师点点头,“在宇飞上学的时候,他有段时间对这方面很感兴趣,于是和步升一起写过这个资料,他们推测这个世界有另外一种宏观形态的原子,电子等宏观粒子,这类原子不是我们现在观测到的微观尺度的微小原子,而是很大,比如,一个有乒乓球那么大的原子,会有什么特点?”

    “这个,有些像幻想了吧,”浩宁摇头笑道,“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原子呢?”

    “我当时也觉得这两个本科生在写童话,”任老师笑着点点头,“所以没有在意,但是对他们这个文章里面的一些推测记忆确实很深刻。”

    “他们里面有一些推测,”任老师翻了翻资料,仔细看了看道,“没错,就是我记的这样,他们说,如果是宏观原子,那么外面的电子是否可以用某种方式加速,然后再轰击咱们这个世界的原子,然后使得原子内的构造发生变化,进而让这个元素发生改变,变成另外一种元素?如果可以的话,是不是成本会比今天的粒子加速器低很多,进将点石成金变为现实?”

    “浩宁,”刘帅一脸懵逼,又不好意思问任老师,只好悄悄的问浩宁,“任老师在说啥?”

    谁知浩宁瞪着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任老师,反常的一句话不说。

    “他们写的文章里逻辑都很严密,”任老师继续说道,“但是你们知道,科学不等同于写小说,必须有实验验证才可以,所以不论想象起来多么理所当然的假设,如果实验验证不对,就都不能称为科学——比如亚里士多德对两个不同重量的铁球的结论,而不论多么不可思议的理论,只要有实验结果作为基础,就可以称为科学。”

    “刚才,浩宁你拿着那个戒指,”任老师继续说道,“对着那把木椅放出了两把小刀,木椅的主要成分是碳氢氧,而小刀穿梭之后,木椅却变成了地上的二氧化硅,还有空气中的氨气——也多亏了炬然,我才反应过来,这很可能是碳原子被某种轰击,而变成与他上下左右相邻的两种元素——”

    说完任老师指着桌上的元素周期表有些激动的说道:“也就是说,碳元素在浩宁刚才的小刀之下,被加速轰击成了硅和氮,再与原本木椅中所含的氢还有氧,重新结合成了二氧化硅,以及氨气!”

    浩宁的化学水平好一些,还记得这两个东西的分子式,仔细心中一算,惊讶的坐到了椅子上:“任老师,您的意思是说,我刚刚唤出来的两把小刀,实际上是宏观原子的两个量子?”

    “比较正确的表达,应该是两个量子态的宏电子,不过你不是专业人员不必纠结这么多,况且,从现在的现象来说,”任老师似乎也在思考,眉头紧锁的说道,“这套解释可以解释这个现象,至于是不是,得看验证结果。而且,似乎你这个宏电子,轰击完碳原子之后,只能随机变成它上下左右相邻的元素,根据宇飞的推测,似乎有某种办法,能够变成固定的某些元素,甚至再形成某些分子……”

    说着任老师推推眼镜,再仔细翻看那些资料。

    “变成固定的某些元素?甚至分子?”浩宁愣了愣,忽然想到一事,悄悄问刘帅,“会不会说的就是,我把混凝土给变成翡翠的事儿?”

    “有可能!”刘帅瞪大眼睛看着浩宁,点头道,“这个宇飞太厉害了,连这都能推演出来!但是龙飞从来没和我们说过这些啊?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任老师!”炬然的声音又出现在门口,这回却是一脸兴奋,拿着戒指摇晃道,“太神奇了,太神奇了!这个元素竟然是——”

    “嘘!”任老师连忙做了个手势,示意炬然进来说。

    炬然会意,连忙进来把门关上,但是声音还是忍不住激动:“这个元素您猜怎么着?竟然是咱们一直梦寐以求——鉨”

    “你?”刘帅好奇道,“你是谁?”

    “鉨不是谁,鉨是个元素,”炬然手快,笑着指着元素周期表上的鉨元素说道,“不就是这个吗?”

    “这个是鉨?”刘帅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不读尔么?”刘帅这么问也不奇怪,一般元素周期表中的元素都是忽略偏旁部首,只读剩下的一半字的读音,所以刘帅误以为这个读尔也很正常。

    浩宁仔细看看之后奇怪道:“鉨元素?真奇怪,我记得我上学那阵,好像没有背过这个元素?”

    “你也背整个元素周期表啊,厉害厉害,不过那时候还没有,”炬然仿佛找到同类一样,兴奋地说道,“这是前几年霓虹国才在实验室里得到的,但是他们得到的这个鉨元素特别不稳定,只能在现实世界存在非常短的时间。而不像这个戒指上的鉨元素,拿到手里稳定得不得了!”

    说完炬然激动地说道,“任老师,现在人类研究到现在为止,只能在实验室环境中通过轰击的办法获取鉨元素,而且存在时间非常短,像如此稳定的鉨元素我们还是第一次见,这简直就是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发现!”

    “其实早已经有人预言到了……”任老师自言自语道,说到这里对炬然说道,“你忙你的吧,先不要和任何人说。”

    “好的,”炬然一脸笑意的离开了。留下目瞪口呆的浩宁三个人,他们做了无数次设想,包括任老师根本理解不了斩魂飞刃是什么,刘帅已经做好设想让周源展示神迹了,谁知道竟然是这么个结果。

    “浩宁,”任老师看着浩宁试探地问道,“你怎么只能唤出两把小刀?那第三把呢?”

    “恩?”浩宁奇怪的看着任老师,再看看周源和刘帅,“任老师,您怎么知道有第三把的?”

    说完之后浩宁把戒指戴在手上,五阴五阳的真气唤出那把阴阳相济的小刀唤出来了,“这大概就是您说的第三把吧。”

    “看来是真的了……”任老师激动地说道,“宇飞当年预言过,超宏观尺度下的元素稳定性更高,像鉨这类的元素,在超宏观尺度下会稳定存在——你看到的这三把小刀,其实就是鉨这个元素的最外层的三个电子!而你这个戒指,很有可能是用某种手段压缩后封装起来的一个鉨原子!”

    “什么?”三个人叫了起来,浩宁手里的斩魂飞刃,竟然是一个原子?

    刘帅有些崩溃,问道:“任老师,我记得原子的尺寸是非常小的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原子啊?而且,你还说这个原子是被压缩之后的?也就是说它原本会更大?”

    “大吗?”任老师此时心情大好,笑着说道,“这是超宏观尺度下的原子,不是我们可以理解的这个世界的微型原子,按照宇飞的假设,这个原子还有原子外面的电子比这个应该大很多。按照元素周期表,鉨元素最外层电子数确实是三个,而如果能压缩到这么小的鉨原子,最外层的三个电子的能量应该非常高,足以将我们这个世界的一些物质轰击后发生变化,只不过如果要启动这个最外层的三个电子,需要一些特殊的力量而已。”

    “什么力量?”浩宁自然知道是自己的生死符,但是总不能这时候告诉任老师自己会生死符吧。

    “不知道,”任老师摇摇头,“这是宇飞和步升那两个小家伙写的文章,你得问他们啊。对了,宇飞为什么不告诉你们?”

    “他现在在龙神庙里——里,这个……”刘帅一说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打住。

    “龙神庙?”任老师听到之后眼神黯然,摇摇头,出奇的没有问下去,“他当年就喜欢提一个龙神庙,看来现在年岁大了,性情还是没改啊。”

    “是啊是啊,”浩宁只好顺着说,“所以最近我们也不能打扰宇飞,那关于这个斩魂——鉨元素戒指,您还能知道些什么呢?”

    “没有了,”任老师抱歉的笑笑,“这是当年都无法通过学术答辩的幻想性质的论文,这么多年我们确实没怎么研究过,不过你们可以问问步升啊,他也是这个文章的作者啊。”

    “他?”浩宁倒不是不想问,而是陈步生是当年害死李宇飞的凶手,他担心步升不会说真话。

    “是啊,”任老师看看手机,“你说巧不巧,步升这两天就在这附近,你们可以找他问问情况。”

    清北的校园黄昏里,一些年轻学生弹琴唱歌,却不知路上正走着三个一脸懵逼的人。

    “怎么会这样?”浩宁皱着眉头看着手里的戒指,“这竟然是个宏原子?这怎么可能?龙飞当时最后所说的宏量,竟然指的是宏量子?”

    浩宁虽说怀疑,但是回想起当时的场景,龙飞说完宏量两个字就没有能力再说什么了,很有可能最后一个子字他没说出来。

    “对啊,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原子?”刘帅还是不敢接受这个事实,“这么大的原子组成的的葡萄,得多大个?”

    “大哥……”浩宁郁闷的说道,“如果把我们的世界称为普通世界,那么更大的宏世界,不见得和我们一模一样啊,这个宏原子,或许只是那个宏世界的元素,也不见得有葡萄啊!”

    “那香蕉呢?”周源问道,“会不会有?”

    “……”浩宁看着两个人不知道怎么说,他读过一些科幻小说,知道宏电子,宏原子之类的概念,但是真的到手里见到了,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怎么办?”浩宁问三人道,“找不找陈步升?”

    “你恐怕要问自己的不是找不找,”刘帅指着前方说道,“而是见不见了。”

    浩宁顺着刘帅指着的目光看去,前方一栋学生宿舍面前的草坪上,一个男人坐在上面,现在虽已是黄昏,但是校园的路灯已经亮起,照在那个男人脸上,不是别人,正是陈步升。

    “这人,怎么到这里来了?”浩宁奇怪道,“他不是那个什么水航航空的什么负责人吗?到这个清北大学来做什么?”

    “会不会是找任老师?”周源猜测道,“他不是任老师的孙子吗?”

    “那他干嘛坐在这里?要是找任老师,现在不应该和老太太在吃饭吗?”刘帅摇摇头,问浩宁道,“怎么办?过去找他还是我们再商量商量?”

    “废话!这个戒指看来真的有玄机!”浩宁自嘲的笑笑,看着不远处的陈步升道,“我们三个今天算是涨了见识了,原本以为这就是斩魂飞刃,结果却成了潘多拉熔炉,原本以为是潘多拉熔炉,结果又是什么宏量子,今天一天把我过去一个月的惊讶都用光了,走,咱们去会会这个陈步升,看他还能整出什么新的幺蛾子!”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